幸福生活里少不了汗水的味道,李忠培技术养猪
分类:养殖业

这些天,河南、山东的生猪贩子,纷纷驱车赶来兰溪市上华街道上华村收购生猪。

福清市渔溪镇南屿村只有200多户村民,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因养猪出名,也因污染而困惑。

在大周镇铺垭村,李忠培是出了名的生猪养殖大户,创业致富带头人。他从六头生猪起家,经过近十年的打拼,目前,每年可出栏生猪上千头,获利近百万元。村里的贫困户和剩余劳动力大多都在他的养猪场打工,他们每月可以领到一份固定工资,补贴家用。

图片 1

上华村以养猪闻名,养猪积肥发展粮食生产的“上华经验”,曾红遍全国。在发展粮食生产的道路上,为了破除缺肥的“拦路虎”,上华村在全国率先创办了集体养猪场,最多时养猪3000多头。

上世纪90年代,许多村民为了生计纷纷养猪。起始,养猪产生些废弃物是要花钱购买的肥料,常常供不应求。后来,规模扩大,一个养猪场存栏数有一两百头,养猪场大量产生的废弃物,无法在村里消化。再加上养殖业和种植业日益分离,肥料成了无人问津的垃圾。高浓度的污水四处横流,造成水稻、地瓜等农作物大幅减产,池塘中水生物大量死亡,更别说养鱼了。村里常年弥漫着一股恶臭气味,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污染村。

最近,天气阴晴不定,李忠培家里,每天都会有三三两两的村民登门,请教生猪疾病预防的经验。在他的带领下,村里的养猪户多了起来,李忠培的家也成了“养猪小讲堂”,每日前来咨询交流的村民络绎不绝。

何清宝在搅拌猪饲料。 苗志勇 摄

1955年,毛主席作了《这里养了一大批毛猪》的批示,提出“猪多、肥多、粮多”、“一切合作社都要将养猪一事放在自己的计划内”。随后,全国掀起学习“上华经验”热潮,最多时每天参观者超过2万人。

南屿村靠海,水资源本就紧张,农作物灌溉依靠大大小小的池塘。水体污染后,农民不敢用水灌溉,农作物一再减产,地没人种了,成了撂荒地。虽然依靠养猪致富,村里到处都是漂亮的小洋房,许多村民还开上了小车,但“养猪污染村”的坏名声让全村人脸上无光,而且终日与臭气、污水相伴,住着也不舒心。

今年46岁的李忠培,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勤快人。多年来,从卫生防疫到饲料搭配,他都亲自动手。记者走进宽敞明亮的养猪场,只见母猪、仔猪、商品猪分类而居,既有新繁育的仔猪,也有长势喜人的成猪,圈舍里干净整洁,还有专门搭建的保暖设备,医疗室、消毒室,完全实现了自产自养。

中新网广元5月10日电 “天上不会掉馅饼!只有自力更生、辛勤劳作才可能过上好日子,幸福生活里少不了汗水的味道……”63岁的何清宝家住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红光乡东河口村,他是“5·12”汶川特大地震的幸存者,地震中他失去了4名亲人。为了早日告别贫穷过上好日子,10年来,身残志坚的他不等不靠,大力发展生猪饲养业,不但在村里率先脱了贫,还收获了爱情,重组了新家。

上华村现在还养猪吗?村集体经济发展得怎样?村民生产生活有什么新变化?今天,记者前往上华村,感受这个老典型村的新变化。

怎么办?村民们在政府引导下,开始寻找出路。近年来,养殖户通过改善猪饲料、建立沼气池、猪粪便处理、加工有机肥等措施,发展循环经济,向生态养猪迈进。

李忠培现在的养猪知识和成功经验,都是在实践中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他说:“创业初期,面对疫病束手无策,一开始赔了不少钱,最高亏损达到20万元。”一次次的失败让李忠培深知,靠运气养猪是不能长久的。于是,他开始学习专业养殖技术,订阅了很多专业资料,并通过镇里推荐,获得外出学习机会,向兽医求教如何为生猪防病治病,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为了研究养猪技术,他常常在猪舍里一待就是一天。”提起这些,妻子向家菊话语里都是心疼。

“这段时间它们正在长身体,平均每天要给它们喂300斤左右饲料,再过一个月可以出栏10头。虽然每天起早贪黑上山割猪草,但苦中有乐……”近日,记者在青川县东河口村见到了被誉为“青川铁汉”的何清宝,他正忙碌地搅拌猪饲料。“现在我养了60头生猪,到今年8月份就可以全部出栏了,下半年会再饲养一批。”何清宝高兴地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按平均每头猪120公斤计算可以收入2400元,但每头生猪成本需要近2000元,60头生猪可以挣到3万元左右。

走进上华村,映入眼帘的是村口一幅“毛主席批示照上华”大型宣传画,画面中毛主席的高大形象,上华村当年的养猪屋,艰苦创业精神历历可见,令人倍感亲切。

8月21日,记者走进南屿村,最明显的感觉就是没有恶臭。池塘旁羊群三三两两,水里鱼儿游,就连对水质要求很高的虾塘也在村里落户,地里种有地瓜、蔬菜等,一片生机勃勃。

功夫不负有心人。目前,李忠培已经掌握了全面的养猪技术。饲养什么品种的猪更有市场?猪生长期的各个阶段都有哪些不同的饲养方法?在药品与饲料选择上应该注意什么?对于生猪养殖技术,李忠培侃侃而谈。经过多年的经营,他现在已有多家固定合作的饲料供应商、兽药商店,还有固定买猪的客户,养猪一年可为其带来近百万元的收入。“在老李这里购买仔猪我很放心,成活率很高。”一位村民说,自从李忠培在村里开起了养猪场,大伙儿不仅购买仔猪方便,而且饲养过程中,有问题还能经常去请教他。

图片 2何清宝在给猪儿们喂饲料。 苗志勇 摄

在刚建好的“上华养猪纪念馆”,墙上挂着毛主席批示,还有上百幅养猪的老图片,还保留着集体养猪时用过的石猪槽、木质饲养桶等实物。村书记李福奶对记者说:“这些古董,见证了上华村养猪创业的艰苦精神。”纪念馆内,播放着当年的新闻纪录片。管理员章宝仙介绍,为找到这个纪录片,村干部专程赶赴北京中央党史研究室拷贝。

村支书庄金强带记者来到第一批省级城市副食品基地——福建屿兴农牧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庄金木接待了记者。他曾担任渔溪镇兽医站站长,是村里规模化养猪的带头人。1992年,他养了9头猪。20多年过去了,现在公司年出栏生猪8万多头。

难得的是,李忠培自己富了还不忘乡亲,他常免费给村里养猪的村民传授养殖技术、免费进行生猪防疫、进价供应猪饲料。为贫困户提供工作,带动他们增收。村干部说,有时他还自己垫钱赊饲料给一些贫困户,村里的人提起李忠培,都交口称赞。

“我是村里第一个带头大规模搞养猪产业的,虽然开始有点困难,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何清宝回忆,地震当天他因为生病卧床,到地里种玉米的妻子、儿子、儿媳,还有7个月大的孙子全部被埋。“虽然在地震中我的腰被砸伤,不能干重体力活,但我认为既然有幸活着,就要充实地过好每一天,才能对得起在地震中逝去的家人!”

时代变了,但村民养猪创业的传统没丢,上华村又掀起一股养猪热。记者来到养猪大户华森富家中,华森富正与妻子加工猪饲料。地上堆满破碎的玉米、豆饼、麦麸,他们正准备混在一起做饲料。华森富对记者说:“现磨的猪饲料,没有瘦肉精等添加剂,猪肉口感好,对人体健康有益。”

管理人员庄茂带记者参观了公司的猪舍。记者穿上白色的隔离服,进行消毒等程序后走进养猪场。猪舍在负压通风的作用下,温度比外面低了5℃,且空气流通,臭烘烘的气味一扫而光。猪舍地板采用全漏缝结构,用于猪粪固液分离,减少污水处理负担,可节约生产用水约六成。

李忠培除了是致富能手,为人也十分正派,与当地老百姓和睦相处,口碑较好,遵纪守法,服从村组安排,养猪场建立后,他积极投资修建污水处理设施,加强环保,是村组的放心企业。还多年被评为勤劳致富和遵纪守法户和文明户。

经过深思熟虑,何清宝最终确定从事自己熟悉的饲养生猪。在当地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帮助下,何清宝的想法得到了实现。他开始忙碌于筹建猪圈、购买仔猪和饲料,忙得不亦乐乎。

记者发现,上华村民养生猪,用的饲料都是自己动手加工的,有的还用池塘里的浮萍等青饲料。华森富经常划着小木船,采收池塘里的浮萍。他说:“青饲料养猪,虽然很辛苦,但这是上华的‘传家宝’。”

此时,不少猪正在进食。庄茂介绍说:“猪吃的这些饲料,可是我省技术发明奖一等奖产品。这些饲料猪吃后,可降低氮磷的排放量,从源头上减少污染。”记者了解到,这是屿兴与大北农集团联手进行的一场饲料革命。大北农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乳猪仔肠道健康的营养和免疫调控技术研究与应用,开发出含微生态制剂和中药预混剂的系列饲料产品,去年荣获省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该技术可使饲料利用率提高5.5%,氮排放较对照组降低4.38%,磷排放较对照组降低1.02%。更重要的是,养猪场的抗生素使用量减少50.3%,避免危害人类健康。

“都是一个村的人,能够帮到大家,我也很开心。”李忠培说,下一步他要扩大规模,在猪肉品质上下功夫,争取让村里的生猪更受欢迎,价格卖得更好,让大伙儿的腰包更鼓,过上幸福的日子。

“开始我试着养了20多头猪,我一个人的确很忙,加上我有腰伤,天天都很累,但我从没言放弃。”何清宝说,同一个村的王显华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她看到了他的勇敢和需要人手帮助,她便热心地伸手帮助他干活。经过相互帮助,他们慢慢地彼此产生了好感。一年后,何清宝诚恳地对王显华说:“现在政府的政策这么好,如果你放心我的话,我们就一起好好过一辈子吧。”王显华笑了笑,害羞地答应了。

村民养的猪,花色品种可比过去多得多。记者在猪圈内看到,他们不仅养“白洋猪”,还养自家配种的“两头乌”和“花猪”等本地种。华森富介绍,本地猪种生长期虽然长,但抗病力强,肉质细腻,在市场上可抢手了。这两天,河南猪贩子来上华村收购生猪,每百公斤价格比市场高出40多元。

记者来到养舍边上的废弃物处理区,感受到较为成熟的循环经济。这里建有4个沼气池,共2000立方米,每天可提供八九百立方米的沼气,免费供大部分村民使用。沼液经处理后,用于400多亩鱼塘养鱼。另外,固态粪便处理设施,每天可生产15吨有机肥,用于附近100多亩菜地施肥。目前,猪场正在建设2000平方米有机肥生产厂房,本月可投用,准备在有机肥行业大展拳脚。

有了爱情的力量注入,何清宝感觉自己干活更加精神,生猪养殖规模不断扩大,第二年就养了100头。因此,他成了全县有名的养猪大户。何清宝还学习掌握了科学的生猪饲养技术,热心地为其他村民做指导。在何清宝的带动下,东河口村的何天君、何天树、何清凤、杨兴平等村民相继成了养猪大户。2014年,何清宝一家在村里率先脱了贫。2016年,何清宝被红光乡党委、乡政府评为“脱贫攻坚先进个人”。

过去,上华村集体养猪,现在则变成了家庭饲养。饲养户华森连说:“村里每户生猪存栏数有一二百头,规模不算大。养殖户们想联合起来申办专业合作社,注册‘上华’商标,既打出品牌,又降低饲料采购成本,还有利于生猪销售和深加工,一举多得呢。”

这是屿兴生态养猪的尝试。据庄金木介绍,这一尝试始于2010年,改变的正是规模化养猪重发展、轻治理的弊端。当时,政府大力引导养猪场转型升级,法律手段和经济相结合,生态养猪理念逐渐得到大家认同。治理需要大量的投资,光设备投入就花了200多万元,政府补贴80万元。2010年,猪场达到达标排放。短短几年,公司已通过环保部全过程治理核查,成为省级无公害生产基地。

这种艰苦创业的精神,如今代代相传,在村干部身上也体现得很明显。村副支书郑春睦说:“当年党员干部带头养猪积肥种粮,如今我们通过创先争优改善民生、发展经济。环境变了,创业精神没有变。”

屿兴公司是村里的带头养猪企业,其生态养殖理念影响其他养猪户。“我带领全村人养猪致富,也要带领全村人改变发展方式,不然村庄到处是污染,我将成为村里的‘罪人’。”庄金木说。

近年来,村集体出资100多万元,改造5个自然村之间的连网村道,全浇了水泥,村民出行方便了。党员干部带头清理垃圾,脏乱差现象不见了,村容村貌变美了。村里还对自来水管网进行改造,村民喝上了“放心水”。现在,村里还给大家发放医疗补助,提高看病报销比例,60岁以上老人还有生活补助,生活越来越安逸了。

屿兴首倡生态养猪理念,与当年一样,庄金木义务为大家提供生态养猪技术指导,村民如有问题,只要一个电话,他都会到场进行指导。目前,全村30家养猪场实现转型升级。

正是有了养猪场的质变,才有了村里焕然一新的面貌。环境好了,猪病少了,畜产品质量提升了,市民“舌尖上的安全”有了保障,南屿村的猪肉已成为福州市场一个放心品牌,更成了村民增收的“法宝”。许多养殖户发现,虽然这两年生猪市场价格整体低迷,但是生态附加值凸显,村里的猪肉很畅销。去年,出栏20多万头生猪,超过福州市生猪养殖第一大县——福清市总量的七分之一。村民人均年收入达9000多元,村民连年持续增收,养猪收入贡献很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福清南屿村,我省还建立了不少生态养猪示范点,如福清市星源农牧业开发有限公司,它的主要模式为猪—沼—果、猪—沼—菜;宁德市盛和畜牧有限公司,应用猪-沼-果生态养殖模式,消纳猪场粪污;三明永安市小陶镇八一村茂千畜牧养殖场,沼液通过管道直入农田,用来种植水稻、烟草等,粪渣用来栽培木耳,沼气集中供气农户;泉州南安市龙峰园养殖公司,利用沼气进行生态循环发电,沼液施用生态林。这些做法着力构建畜牧业与环境和谐发展的养殖模式,加快推进畜牧转型升级,促进我省畜牧业可持续发展。

图片 3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幸福生活里少不了汗水的味道,李忠培技术养猪

上一篇:万隆称必要时进口猪肉,打破王健林记录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