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种田,启东流行
分类:农业

“今年小麦亩产900斤,比自己种产量高多了,还不用烦心。”记者近日来到如皋市白蒲镇,问起夏收情况,村民李建明开心地说,自家7亩地交给合作社托管,“我给合作社打工,专门打药水,一年工钱万把块钱,加上土地托管收入,一年稳赚两万块,比以前多一倍!”

“今年小麦亩产900斤,比自己种产量高多了,还不用烦心。”记者近日来到如皋市白蒲镇,问起夏收情况,村民李建明开心地说,自家7亩地交给合作社托管,“我给合作社打工,专门打药水,一年工钱万把块钱,加上土地托管收入,一年稳赚两万块,比以前多一倍!”

“那些麦子全是我种的。”江苏省启东市合作镇曹家镇村的朱锦荣指着小河两岸成片的小麦说。他所说的“那些”,包括分布在附近3个乡镇10多个村庄的近3000亩小麦。 “万元户”的种粮情结 去年,朱锦荣被农业部授予“全国种粮大户”称号。早在1987年,他就尝试承包邻居的15亩地,连同自己的5亩责任田,第二年全部种上棉花。夫妻俩精耕细作,20亩良田换来2.5万元收入,一年就成了“万元户”。 随着越来越多的村民外出打工,农村抛荒、半抛荒的土地也越来越多,深深刺痛了朱锦荣的心。“农村抛荒地很多,即使不种,农民也得交农业税,所以很多人愿意把土地交给我种,我帮他们交税。”朱锦荣说。 经过20多年积累,他接管的土地逐步连块成片,范围不断扩大,自己忙不过来,只能请周边的农机手帮忙。但农忙时节农机手难请,部分农田因此失收。 求人不如求己。2011年,朱锦荣发起成立锦荣农机专业合作社,陆续购进多台联合收割机、大中型拖拉机、手扶拖拉机以及植保机、开沟机等,全村20多个种田大户成了农机合作社社员。朱锦荣把库房分割成配件间、维修间、仓库、油库、机库,常年有5个人专门负责耕种和维修农机。 外来的“启东农民” 在启东,更多的“种粮大户”是外地人。来自连云港灌云县的潘广时便是其中一位,目前托管3个镇1000多亩地。 “15年前我刚到启东时,有很多田地荒芜,只要帮村民交农业税,土地就可以给我种,而且收成全归我。”2000年,潘广时种了14亩的“老黄瓜”,当年就挣了11万元。40亩、100亩、200亩,潘广时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大。“主要种麦子和大豆,一年两季,每亩每年赚500元左右。”潘广时显得有点小满足:“种田无忧无虑,没人管,图个自在。”与朱锦荣相比,潘广时的规模还显得小了点。“我还要努力做大,做大了才有竞争力。”潘广时最近张罗成立了一个松散型的农机合作社,30多人,多数是农机手。 “如果他们不来种地,这片地真有可能荒了。”南阳镇光明村党总支书记包汤兵说,全村近4000亩地,潘广时一个人就托管了660亩。“年轻人不会种地,也不愿意种地,以后的地啊,还真得指望潘广时他们种下去。” 越来越多的土地被“全托管” 启东市农委党委书记施建伟介绍,全市有耕地100多万亩,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托管”经营主体超过100家,“全托管”面积突破6万亩,“尽管托管的比例还不大,却是大势所趋。”施建伟说,所谓“全托管”,就是农户将土地委托给有能力的农业合作组织或个人经营,农户以收取定额地租费的方式获取土地收益;农户也可以向托管者支付定额托管费,托管者全权经营,所收获的农作物按合同约定交给农户。“全托管”中,土地的集体所有制属性不变,农户对土地的承包权不变,土地的农用地性质不变,改变的是土地的经营主体。“这实际上是农民在生产实践中创造出来的一种农业经营模式,朱锦荣等人早就开始实践了。”在地方政府的积极推动和政策激励下,近几年,启东农业生产“全托管”的经营主体不断扩大,从原来的农机合作社扩大到村干部、农机大户、种粮大户、农民经纪人等。农户把土地托管给他人后,一方面获得稳定的土地租金收入,另一方面可以外出打工,或者为实行“全托管”的合作社、种田大户打工,取得双份收入。 在启东,尽管一时难以掌握全市土地托管的准确数字,但每个人都看到了“大势所趋”。 当种地收入微薄还要交一定农业税时,青壮年农民纷纷涌入城市成了农民工,导致大量农田荒芜。当农业税被取消,种地还有一定补贴时,很多农民又开始珍惜土地,却不一定转身返村。建立在机械化耕种基础上的土地托管,的确能有效化解“无人种地”难题。 □朱旭东 [责任编辑:chengtian]

当下正是“三夏”大忙时节,在江苏省启东市却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不少农户把土地托管给农机专业合作社,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这是启东市推进的粮食生产‘全托管’模式。”启东市农机局农机科主任蔡松平告诉记者,这种农田托管新模式正成为一种趋势,广受农民追捧。一、政府出台扶持政策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加快发展,八成以上农村青年在外务工,“谁来种地”“地怎么种”等问题日益突出。为破解这些难题,启东市各地积极推进粮食生产“全托管”。截至目前,该市已培育77家全托管经营主体,经营托管土地总面积达53000亩。“启东的土地托管以货币型为主,即农民收益通过货币体现。”蔡松平介绍,农民将土地交给“全托管”组织管理,全托管组织向农民支付每亩300威尼斯人官网,~500元不等的土地收益,收获作物归全托管组织所有。农民从中收取租金,托管方可发挥规模优势,发展生态高效农业,实现集约化种植和粮食生产的规模化经营,有效提高了土地的种植收益。被托管的53000亩土地相当于雇了“保姆”,真正实现了“一地双金”。启东市出台相关政策,对全托管服务点服务面积达到一定规模的,以补贴的形式给予鼓励和扶持。同时整合各类支农涉农资金,优先扶持“全托管”组织,并在农机购置、库房建设、农机作业、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2013年,启东市累计补贴各类农机具2106台,受益农户及组织1227户,为启东市实施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以来补贴资金最多的一年。启东市还制定了激励农机合作社上星级、提档次的优惠政策。对新评定的三星、四星、五星级农机合作社,分别给予相应等级的奖励,激励越来越多的农机合作社加入到“全托管”阵营中。二、农民进入“休闲时代”6月16日上午,汇龙镇鹤群村11组的宋立生到邻居家串门。“往年这个时候一家人忙得脚不沾地,还得购买喷雾器、农药等,农田托管后,这些都可以省去了。”宋立生笑着说,自从把家里的3亩地全部托管以后,除了省心省力,每年还能收取800元左右的租金。土地放在那儿没有劳力去耕种,就出现抛荒现象。看到宋立生把土地托管出去,省事不说,比自己还挣得多,同村的人都赶紧签了协议。像老宋一样,鹤群村有202户村民把1260亩土地交由小龙农机合作社管理,过上了“休闲生活”。在小龙农机合作社,负责人孙孝龙正忙着安排工人种植大豆。“小麦收割已结束,这几天开始种植大豆,我在村里请了10多个帮工。”孙孝龙告诉记者,农民将土地经营权交给合作社,每亩地每年获取固定收益。一些有劳动力的农民返聘成为合作社常年作业人员,就有了土地托管和农田作业双重收入,平均下来每年能多收入3000多元。“托管服务一方面解决了大量农村人口因外出打工而无法返乡劳作的问题,减轻了其经济和劳动负担,另一方面为托管方带来了一定的市场收益,可以说是双赢。”蔡松平这样看待土地托管的意义。在启信农机合作社、锦荣农机合作社,被托管农户的收入水平普遍高于自己种植经营的农户。合作镇周云村的陈辉是个木匠,家里有7亩多地。以前他既干木工活,又帮着妻子种地,两头忙。前年初,他干脆把土地全部托管给锦荣农机合作社经营,安心做木工活,一年净挣20多万元。三、大户争当“农田保姆”走进位于合作镇曹家镇村的锦荣农机专业合作社,映入眼帘的是机库、油库、仓库、维修间、农药间等划分明确、规范有序的区域。在机库里停放的十几台农机具是合作社理事长朱锦荣的“宝贝”,依靠它们,合作社的农机化作业水平达到了100%。从尝试托管18亩地起步,到周边缺少劳动力或外出打工的农民都愿意把土地交给合作社全托管。目前,锦荣农机专业合作社托管农田面积达2800亩,涉及4个镇,9个村,1280户农户。锦荣农机专业合作社只是我市粮食生产“全托管”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启东市各地涌现出了一批“全托管”先进典型,促进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发展。去年,启东市粮食生产“全托管”共有19家农机合作社经南通市农委验收通过,托管服务总面积16491亩,受益农户1万多户,农机合作社平均每亩年纯收益达到400元以上。近海镇黄海村的黄海农机专业合作社,为周边5个种粮大户提供粮食生产全托管服务。近两年合作社土地托管开始向周边农户辐射,托管服务面积从2012年的415亩增加到2013年的513亩。今年合作社又投入约12万元,新建库房285平方米,目前拥有库房面积360平方米。而随着全托管服务的大力推进,一批新技术、新品种在农村“崭露头角”,成为推动农业发展的生力军。汇龙镇近江农机合作社使用高产优质种子,按标准规范化栽种,进行高效病虫防治。通过科学化规范化管理,近两年,合作社的小麦单产稳定在800斤以上,大豆单产300斤以上,玉米单产稳定在1100斤,全年每亩盈利达500元左右。

老李所说“托管”,是南通首创的新型农业经营和服务模式,由专业化服务组织为种地农民提供从种到收乃至销售等全程服务。种地请“保姆”,农民安心做“甩手掌柜”,这种新型种田模式,如今在南通农村广受追捧。

老李所说“托管”,是南通首创的新型农业经营和服务模式,由专业化服务组织为种地农民提供从种到收乃至销售等全程服务。种地请“保姆”,农民安心做“甩手掌柜”,这种新型种田模式,如今在南通农村广受追捧。

68岁的启东锦荣农机合作社社长朱锦荣去年“全托管”服务面积2300亩,今年又新增500亩,涉及周边4镇16村1428户。刨去机收、机工、工人工资等成本,朱锦荣一年赚了100多万元。已拥有60多台套农业机械的老朱,打算今年继续添置新机具,扩大合作社规模。

68岁的启东锦荣农机合作社社长朱锦荣去年“全托管”服务面积2300亩,今年又新增500亩,涉及周边4镇16村1428户。刨去机收、机工、工人工资等成本,朱锦荣一年赚了100多万元。已拥有60多台套农业机械的老朱,打算今年继续添置新机具,扩大合作社规模。

南通农委主任朱进华介绍说,农民提供土地、服务组织全程经营、收益协商共享,“全托管”将农民从传统的种田中解脱出来,把更多精力用于其他增收创收上,“全托管”组织则通过托管服务获取规模经营收益。目前南通104家“全托管”组织普遍实现盈利,平均每亩收益200—400元,“托管”农民获得每亩200—1450元不等的托管收益。农民为“托管”主体打工或从事二三产业,还可获得额外收益。由于具有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标准化生产经营优势,“全托管”服务组织不仅提高生产资料采购中的议价能力,降低生产成本,而且托管种植的稻麦使用农药次数比一般农户要少三分之一左右。

南通农委主任朱进华介绍说,农民提供土地、服务组织全程经营、收益协商共享,“全托管”将农民从传统的种田中解脱出来,把更多精力用于其他增收创收上,“全托管”组织则通过托管服务获取规模经营收益。目前南通104家“全托管”组织普遍实现盈利,平均每亩收益200—400元,“托管”农民获得每亩200—1450元不等的托管收益。农民为“托管”主体打工或从事二三产业,还可获得额外收益。由于具有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标准化生产经营优势,“全托管”服务组织不仅提高生产资料采购中的议价能力,降低生产成本,而且托管种植的稻麦使用农药次数比一般农户要少三分之一左右。(吴琼)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民种田,启东流行

上一篇:农业部门建议设蔬菜最低价格保护基金应对菜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